1

最近的風向是真的變了啊。

我看到,許多自媒體、媒體、視頻都開始狠批馬云了,懟得都很酣暢淋漓,好像罵了一個馬云,就把情緒和問題都發泄解決了一樣。

我想了想,決定冒天下之大不韙,深入地來和栩然說的讀者們聊一聊這件事。

因為在我看來,馬云并不是問題。

先別急著噴我,或者換個說法,馬云不是問題的根本。

為什么這樣說?

還得從近段時間來的幾件事說起。

分別是,螞蟻上市叫停、蛋殼爆雷、社區團購大戰。

綜合而來,這幾件事情不管表象是什么,背后都是一種東西。

這是一個教員他們那一輩人高度警惕、竭力遏制,但從八十年代起開始萌芽,歷經四十年發展終于在思想、社會、現實、權力等各個層面扎根,并且逐漸顯現出其巨大威力和可怕之處的東西:

資本。

這個東西的復雜性,要具體說起來,一本《資本論》都不能完全講清楚,所以這里,就以我的理解,將其歸納為三個要點:

第一,發展離不開資本。

資本是經濟發展的催化劑、助燃劑,在社會發展的某個階段(從資本主義到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有了它才會有經濟的迅速發展。

看過的一本書里曾經分析過,任何一個現代化國家要想實現經濟騰飛和工業化,只有三條路:

城鄉剪刀差,用農產品來養工業發展;掠奪,這個就不用說了,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發家的必由之路;利用外國資本,典型的,當年亞洲四小龍都是靠大力引進外資拉動經濟增長。

所以說,資本的原始積累,都是沒法深談的。這就像任何一個富豪的發家史,都是需要美化的一樣。

唯有現代中國的崛起,是完全沒有通過掠奪,反而是在被侵略得一窮二白、一片瓦礫上建起來的。

其路徑,一方面是通過建國初期壓低農產品價格,控制農村戶籍流動,以及全民省吃儉用、一心一意搞建設,積累起來的雄厚、扎實、全門類的工業基礎,一句話“勒緊褲腰帶,集中力量辦大事”;另一方面,是改革開放后,大力引進外資,同時釋放國有資本和部分民間資本,一下子搞活了經濟。

先講這一點,是因為我們必須要清楚,雖然我們現在覺得資本可怕,但也必須要承認其在經濟建設中的巨大推動促進作用。

不能用前三十年否定后四十年,也不能用后四十年否定前三十年。這才是歷史唯物主義。

第二,擴張是資本的本能。

資本就像基因,繁衍、復制、壯大,幾乎是其原始本能的唯一目的。

自然界的生物,一旦沒有天敵,到最后就是泛濫成災,就像美國大鯉魚。

資本一旦缺乏競爭和管控,一定是走向大規模的壟斷,全領域的壟斷。

劉慈欣在科幻小說里,設想過資本的終極階段,叫“終產者”,這個人最后壟斷了星球上的一切東西,包括土地、空氣和水,每個人連呼吸空氣都要向他交稅。

這種設想,是基于現實認知的。

資本主義社會周期出現的經濟危機,從其本質上說不就是資本擴張到極致,同時壓縮雇工成本到極致,導致最后產能遠大于社會需求嗎?

這還是在生產領域,因為周期較長,所以危機產生的周期也會長;而現在,之所以,我們會感覺資本主義隔幾年就會陷入“危機”。

是因為,現階段,資本擴張的極致就是金融資本,加速了整個資本從瘋狂擴張到最終爆雷的進程。

因為當資本發現進入實業,需要經歷投入、生產、銷售、再投入等的漫長周期,對于增值來說還是太慢了。

于是,就有了金融資本,通過一系列眼花繚亂的金融杠桿、工具、產品,最后達到錢生錢的目的。

我一個搞金融的朋友告訴我,你一旦玩上了金融,并且取得了一些成績,你就再也不想干別的事兒了,因為別的東西來錢太慢了。

某種程度上,這都有點像dupin,人類之所以覺得快樂、愉悅,一般是因為我們做了什么事情,大腦為了獎勵這種行為,分泌的多巴胺之類的化學物質。

而dupin的可怕之處在于,他繞過了這套獎勵系統,直接用化學物質刺激腦部產生快感。

所以吸du的人幾乎無藥可救,因為一旦染上之后,會覺得做任何事情都沒有意義。

金融資本的可怕同樣如此,從早期的股市坐莊到最近的次貸危機、P2P,不到最后崩盤,其本身是不可能停下來的。

第三,資本的階級屬性大于國界屬性。

說真的,這一條我原本都不想寫了。

因為很容易惹到某些人的痛點。

和資本家,還是少聽點他們那套“家國天下”的大話。

這個世界上,有愛國的資本家,但很難有自覺約束資本不越國界的階級。就像有背叛階級的個人,但沒有背叛利益的階級一樣。

在資本的眼里,世界就是平的。只要有人的地方,有利可圖的地方,它都會想盡辦法的去。

就像當年的東印度公司。學過歷史的都懂,如果不是當時歐洲資本擴張的野心,僅從政府的角度,不一定會發起鴉片戰爭。

因為英國和日本不一樣,他和我們之間沒有直接地緣政治沖突。

90年代,一些歐美金融大鱷在世界各地興風作浪,通過金融資本手段掠奪財富,其結果不亞于一場實打實的侵略,很多國家深受其害,至今仍沒有緩過來。

資本一旦不受控,就可以在國家政治領域翻云覆雨了。一些中小國家,政府沒有威權、不斷倒臺,就是因為包括資本在內的多重力量反復角力。

要不然,孫中山能在上百年前就喊出“節制資本”了啊。

所以,在當代社會,沒有純粹商業意義上的“資本”,所有的資本都是和政治密切綁在一起的,尤其的是大資本、大巨頭。

“資本只是工具”、“資本沒有立場”、“在商言商”之類的鬼話,哪個成熟的政治家還信,那基本上不用混了。

2

上面說了這么多。

核心的意思,就是想告訴大家。

馬云也好、蛋殼也罷,包括最近很火的社區團購,都只是資本的代言人。

他們本身不算什么問題。

但如果我們看不到他們背后的問題,才是真正的大問題。

資本就像猛獸,我們如果能馴服它,能很好地為我們所用,發展生產力;但一旦脫離控制,放任不管,就會反噬其身,禍害無窮。

在這點上,馬云不是最后一個首富,蛋殼不是最后一顆雷,社區團購也不會最后一片戰場。

因為資本是生產的要素,但不是生產本身。

我先給了你5毛錢,你想盡辦法給我造出5毛錢的東西來。

確實可以極大激發創造潛力和經濟活力。

但問題在于,最后真正有誰去監督或者保證造出了5毛錢的東西來了嗎?

資本進入市場,通過金融、證券及其各種五花八門衍生品的包裝,不斷增值。

它們中間的每一道,可能都賺了錢,發了財。

但最后,還是要有人來造這個東西出來,否則整個社會的經濟體系就垮了。

這個人,就是我們現在自嘲的“打工人”,因為其他的人,都不用真正生產,他們的主要任務可能是做表格、銷售、運營、公關、宣傳,乃至開會。

然后等著,理論上應該有人去做的制造和生產。

但這個“人”是有可能垮掉的,干不動了,沒工作了。

寅吃卯糧、提前消費,產能過剩、通貨緊縮……

緊接著的,就是構建與此的,整個經濟體系的衰退乃至崩塌。

還記得馬克思曾引用的那段經典名言嗎?

“一旦有適當的利潤,資本就膽大起來。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潤,它就保證被到處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潤,它就活躍起來;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它就鋌而走險;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潤,它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潤,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絞首的危險。”

資本主義社會周期性的危機,已經讓后世的經濟學家們達成了一致共識:資本完全不受節制,最后一定是瘋狂到毀滅自我。

蛋殼的爆雷就是基于此,拿房,用低價(甚至是低于市場價)的房租獲客,將租客的租金打包成金融產品(甚至對付不起房租的人提供租房貸),再將此金融產品放入金融市場,拿到更多資金,拿更多的房……

借助于資本手段,兩年的時間擴張到了如此大的地步,只要理論上,不停有打工人租房、付房租,這套資本的把戲就可以繼續下去,市場就可以繼續“一片繁榮”。

但沒想到的是,疫情來了、經濟下行了,很多人不租房子了、很多人付不起房租了,這個像走鋼絲一樣的鏈條,斷了。

最后,最受傷的永遠是那些買不起房的租房人。

所以,在資本面前,千萬別被他一開始的“糖衣炮彈”迷惑。

就像現在的社區團購,看起來一塊錢買菜,幾塊錢買一箱水果,很便宜。

看透了,就知道,這不過是資本進入一個本來是利益分散的市場,借助補貼、價格戰等的手段而已,等擠死那些原本分散的中小商家,最終一家獨大,利益也就集中了。

蛋殼爆雷后,我曾經問我一個被蛋殼坑了上萬元、還被房東掃地出門同學,當時為什么要租蛋殼公寓,他說在他們那里,蛋殼已經擠掉了其他中介,不租蛋殼公寓,就沒有房子租了。

我默然了。

3

資本,除了無序擴張帶來的風險以外。

其實還有一個隱藏很深的,值得我們警惕的影響。

那就是:資本會改造人的思想。

改革開放四十年,我們整個社會的思想和認知,就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們物質上富裕了,但從思想上,也失去了很多東西。

消費主義大行其道。這個社會里浮躁、焦慮、急功近利的情緒和現象開始四處蔓延。

在抖音/快手或者其他直播平臺上,滿屏的小哥哥小姐姐,花樣地炫耀著他們的名牌包包,名牌化妝品,奢侈的衣服/手表,乃至豪車別墅……

很難想象,會有多少得年輕人將會被他們所影響,做起下一個凡爾賽的夢。

因為整個大腦已經被消費主義和短視、逐利的“成功學”所洗腦,所以為了滿足欲望,各種X唄、X條,消費貸。

寅吃卯糧。

新聞上隔幾天就會有某十來歲、二十來歲男孩、女孩,因為還不上貸款而自盡或者干違法的事。

更可怕的是,這種思潮和風氣還在想著下一代和青少年蔓延。

學習多苦啊,讀書多苦啊,人家發發視頻就比考上北大清華還有名有利,當網紅、賺錢、整容、傍大款才是人間正道。

對這樣的現象,有網友說的特別好:

十七歲的年輕人最應該干的,是酒吧蹦迪社會搖,還是備戰高考上大學?

如果你家境優渥,又碰巧有自我做主的能力,前一種人生當然無可非議。但是有多少人有這樣的“命”,又有多少人做著同樣的“夢”?

有一個街頭采訪,問“你最喜歡哪個明星”,一位大叔直接擺手說:

我不喜歡明星。這些都不能強國,只能害下一代,你看看你采訪現在的子女,你長大了干什么,都是要當明星,要唱歌,沒有說要當科學家,當解放軍,當教師的……不是你明星推出來(國家就能強大),國家強大都是靠科技人員、廣大勞動人民干出來的。

4

再說一點。

在當前中國,資本最讓人感到后背發涼的地方。

是在經歷漫長歲月的野蠻生長后,已經快到了“大而不能倒”的地步。

這也是之前很多資本代言人敢于說一些出格的話的底氣所在。

馬云10月底在外灘講話中說過一句估計現在十分想吞回去的話:中國金融“沒有系統性風險”,因為“沒有系統”。

記得有一個梗:每一個團隊里都有一個菜鳥,如果你沒有發現菜鳥,那么你就是那只菜鳥。

金融系統最怕的就是系統性風險,馬云卻說中國金融沒有系統性風險,只能說明他自己代表的就是那個風險。

緊接著的第二天,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主任就在同一個金融峰會里指出:無論叫金融科技還是科技金融,始終不能忘記金融屬性,不能違背金融運行的基本規律,否則必然會受到市場的懲罰。



如果從這里還是不能體會馬云那番話的可怕之處,這里我斗膽引用下2019年2月23日的一次政治局集體學習上所強調的話:

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根本任務。

馬云外灘講話后,我看很多自媒體都說馬云太飄了。

這樣說的人,無非是一葉障目不見泰山。

他一個天天喊著要退休的人了,敢那樣冒險叫板喊話,只是一句太飄了就能概括的了的嗎?

關于這一點,我這篇文章點到即止,大家自行體味。


5

我慶幸的是,我們生在了一個社會主義國度。

絕大多數人,從小就開始接受馬列主義的教育,雖然當時可能不太懂,但至少有這個底子,等到長大后,被社會暴打了,遇到社會上一些問題想要從更深層次去解答的時候。

這時候再想起教科書上的話來,會覺得當時的教科書寫得多透徹啊,只可惜當年我們看不懂。

世界上有哪個國家會像我們這樣教育中學生,從“剩余價值”去看待資本?會教育他們用“唯物主義”來解釋世界? 會天天把“資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的話掛在嘴邊?

也正因為大部分人都有這樣的教育基礎,像我這樣的公眾號,去年底才開始正式更新原創,卻還能得到這么多人的支持和喜歡。

就像在“新羽計劃第一期”前段時間的交流里,就有同學深入地談到了:

資本主義永遠是資本主義,還好我們生在中國,這個屬于中國人民的國家,其實通過這么多次的事情就可以看出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我們是值得信任的。

真的,這不是盲目的崇拜,而是看到了很多東西以后才發現的一條真理,如果中國不行,那么中國憑什么用四十年走完了別人資本主義國家幾百年才走完的路?

也正因為如此,資本真想在中國無序擴張,會非常難。

連年輕人、普通老百姓都能看得懂,你覺得政治上非常成熟的國家會想不到?

不僅想到了,而且反應速度太快了,非常及時。

從叫停螞蟻金服上市,到提出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制定《關于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到加強互聯網金融監管,再到最近提出,資本要更多流向實體經濟。

這些招數一出來,我就覺得,沒錯了,是我們黨一貫的味道。

頂層設計,有備而來,直擊痛點,謀定后動,釜底抽薪。

思想、理論、宣傳輿論以及政策文件,多個部門相互配合,一出就是連招。

要知道,在歐美資本主義國家,真要搞什么反壟斷調查是一件很艱難的事情。

大公司、大資本還可以有很多專業政治代言人、說客(華爾街就有很多這樣的),去游說國會、議會,去影響決策,還有各種頂級法律精英,去找尋法律漏洞,去將一個明眼人都知道不合理的事情,變得合理,為資本攫取利潤找理由。

哪怕最后真的判其壟斷了,在這漫長的時間里,也可能引起足夠大的風險了。

但在中國,一個會議,一個社評,就可能風向變了,巨頭們一個個變得噤若寒蟬。

這就是體制的力量,也是人心的力量。

社會制度層面,資本永遠不能綁架國家。

為什么國家這段時間以來的定調,密集出臺的各種反壟斷、加強監管的文件,大家都一片拍手叫好?

這不就是“代表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的現實寫照嗎?


6

最后的最后。

我想說說,今年下半年最重要的五中全會,我覺得在很大程度上,都在說一件事。

那就是:發展為了什么?

復習一下社會主義的本質是什么: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

從這個角度出發,不管是馬云也好、牛云也罷,任哪個首富,都只是特殊歷史階段產生的“致富帶頭人”。

有這樣能力強的人、特別的人,能建立公司、搞好管理,帶動加速整個社會財富的積累,并從中收獲自己的財富。

但一定不要忘了,自己從哪里來、應該到哪里去。

屁股如果歪了,能力越大越危險。

最近,關于大秦的電視劇挺火。

我給大家分享一段,韓非子當年關于秦國的一段評價,可謂一針見血、至今仍有很強的教訓意義。

他說:禳候越韓魏而東攻齊,五年而秦不益尺寸之地,乃成其陶邑之封;應候攻韓八年,成其汝南之封。自此以來,諸用秦者,皆應、禳之類也。戰勝則大臣尊,益地則私封立。

意思就是,一將功成萬骨枯,舉秦國之力大征西討,不過是造就了個別大政客的利益。

我們經常說,不要把平臺的能力當成了自己的能力。

我們的很多富豪,也不要把國家發展所創造出的機遇,當成了自己的本事。

沒有穩定的政治、社會環境,沒有溫和、寬容的政策支持,沒有基礎教育的覆蓋,沒有數億底層人民辛勞不息的創造,哪里有他們今天所擁有的一切?

一定要知道,自己的屁股坐在哪,一定要知道,自己立足之地在哪里。

在最新召開的五中全會里,用了很重的分量來再次闡釋“共同富裕”。

更重要的是,在由大大作說明的十四五規劃說明稿里,單獨提到了需要說明的7個重點問題,每一個分量都很重,其中一個問題就是“關于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原話如下:

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人民群眾的共同期盼。我們推動經濟社會發展,歸根結底是要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

值得強調的時候,這樣表述,在黨的全會文件中還是第一次。

我們一定要想明白,發展的意義就是為了造就一個“世界首富”?

或是通過上市,批量造就數百個千萬富翁?

都不是。

相對于十四多億人口的中國老百姓,他們就像大河里偶然翻涌的一朵浪花。

這個浪花可能讓人驚嘆,讓人艷羨,惹人注目,但如果沒有下面綿延不斷、滔滔不絕的滾滾河水,它什么也不是。

靜水流深。

那些靜默的、日夜不停勞動著的,他們才是中國的大多數,才是我們更需要去關注、去為之奮斗的目標。

最近更新

欧美色欧美亚洲高清在线视频_欧美牲交aⅴ人妖_欧美牲交av免费